滚动新闻:
东方网>>上海频道>>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低龄留学”众生相

2012年8月10日 12:12

来源:新民周刊 作者:邵乐韵 王嘉瑶 选稿:秋枫

  “低龄留学”时代已经到来。今后年轻家长之间见面,很可能是这样打招呼的:“你送孩子出国读书了吗?”

 

  前不久,众多应届考生和家长忙于中考和高考之时,另一些人正在为申请出国留学的各种手续奔忙。

  据美国国土安全局的统计数字显示,2005/2006学年,我国仅有65名中学生持因私护照去美国读中学;到了2010/2011学年,中国有6725人到美国去读中学——5年增长了100倍。目前,虽然我国本科生申请出境学习仍是主体,但高中生的比例在不断增大。除了美国,还有许多中国留学生涌向加拿大、欧洲各国和澳大利亚等地的中学。

  “低龄留学”时代已经到来。今后年轻家长之间见面,很可能是这样打招呼的:“你送孩子出国读书了吗?”

  

“跃跃欲出”的那一群

  

  中国教育在线发布的《2011出国留学趋势报告》显示,从2008年以来,中国出国留学的人数不断增加,且呈爆发式的增长。2008年出国留学人数为18万左右,而到了去年,此数字达到了近35万之多。近两年来,北京、上海、深圳等地放弃高考、选择出国留学的学生每年大约增长20%,而18岁以下报考托福的比例去年比前年增长一倍。

  尹逾的儿子Alexis算是早早“吃螃蟹”的人,2008年,他成功申请到美国一所顶尖私立高中,赴美留学的计划便提前三年执行了。

  在家庭教育的熏陶下,Alexis从小对英语学习表现出浓厚的兴趣,刚上初中时就拿下全国公共英语五级证书(此水平基本满足在国外攻读硕士研究生或从事学术研究工作的需要),但某些科目上,Alexis的成绩并不算名列前茅。

  在出版公司担任高职的尹逾有撰写儿子成长博客的习惯,常与博友们分享教育经验。20078月的某天,一个在美国读高中的中国女学生给她留言,认为以Alexis的英语能力很适合到美国学习,而且当时他正在读初二上,申请时机正合适。

  原先,尹逾夫妇是计划让孩子去美国读大学的,若高中就走,学费也是个问题,所以起初他们并没在意这个建议。改变一家人想法的是两个多月后的国庆节,Alexis就读的辽宁省某省重点学校要求学生七天假期都去参加补课。“孩子们成天被关在小教室里苦读,没有休息,我们觉得这种学习方式对孩子的发展不好,于是开始认真考虑和研究送孩子出国读高中。”

  根据那个素不相识的女生在尹逾博客提供的信息,Alexis登录美国高中申请网站,看了几所学校的介绍之后就欲罢不能。当时去美国读高中还比较小众,没有太多现成经验可循,一家人就按照排名,挑了最靠前的5所美国高中开始申请。Alexis在短时间内备战SSAT和托福考试,均考出高分,其中托福达到105分(满分120分)。20083月,他被一所顶尖寄宿制高中录取,与美国前总统肯尼迪成了校友,并获得每学年5万美元的全额助学金。14岁的少年,就这样挥别家人,踏上了海外独立求学之路。

  儿子出国后,尹逾在博客上连续记录孩子的申学过程,引来很多家长的羡慕围观,纷纷咨询赴美读高中的途径和方法。20083月,尹逾干脆注册了一个名为“高中生留学圈”的博友圈,“初衷就是,今后中学生留学会逐渐成为一个趋势,关注留学的家长也会越来越多”,“如果把已经留学成功的和今后有意留学的孩子及家长们聚集到一起,使大家拥有一个供自己交流、沟通、分享、互助的平台,岂不是更实用、更快捷和更真实吗?”

  尹逾发现,那些“跃跃欲出”的家庭有几个共同点:家境较殷实,孩子本身学习成绩好、语言能力强,家长认为孩子应该早些出国接受更优质的教育,为将来申请名牌大学做更好的衔接;或者孩子本身不适合国内的教育体制,到了国外找一个合适的高中,或许能挖掘出孩子的潜力。

  “高中留学生圈”的诞生,很快吸引了众多准留学生和家长,至今已发展至将近两千人的规模,其中95%以上的目的地是美国,也有前往英国、加拿大、新西兰等国家的。“准备送孩子出国的家长通过博客提问,已经留学的学生和家长则无私地分享经验,大家都成了很好的朋友,同城博友们有时候还会组织聚会。”尹逾参加过沈阳的博友聚会,“这是一群快乐的中产阶级,生活基本无忧,虽然来自各行各业,但因为孩子留学而有共同的话题,有孩子在外的还会因此互相照应。”

  为了博友们实时交流更顺畅,20102月,尹逾开通了一个“去美国读高中”的QQ群,一个半月的时间,这个能容纳200人的群就挤满了初高中学生的家长,后面还有络绎不绝的家长申请加入,于是尹逾又陆续开通了二群、三群、四群。

  加入群的家长,不仅有来自上海、北京、深圳等一线或沿海城市的,也有南京、宁波、武汉、哈尔滨等二三线城市或内陆城市;另外还有已经在波士顿、麻省、纽约等美国城市就读高中的孩子。“怎么订机票、信用卡使用、如何买健康保险、选择哪家托福培训机构等,各种各样的问题都能在群里得到解答。”尹逾说,热闹的QQ群甚至吸引了留学中介。

  今年,尹逾的儿子Alexis成功申请到了芝加哥大学,鉴于美国经济状况不如以往,保险起见,Alexis申请时没有要求奖学金。父母与他协议,大部分学费由家里提供,同时他自己也要通过勤工俭学等方法解决一部分费用。

  

国际班的秘密

  

  暑假回国,ZomYami终于能和国内的老同学们聚会了,六七个90后孩子在Yami家开了个通宵“轰趴”(Home Party,家庭派对)。他们一起就读上海某重点学校剑桥国际课程培训班,同学里有些是当年中考不如意而考虑往国外发展,有的认为西方教育方式更适合孩子,有的则是家里希望先把孩子送出去然后全家移民。ZomYami这两个女生先出国去适应高中了,其他人要等到明年才开始申请国外大学。

  因为担心美国环境过于自由开放,Zom的父母为她选择了以教育严谨著称的英国学校,而且是有着100多年历史的私立中学罗丁女校。原本想上混合学校的Zom起初并不喜欢这个决定,“但一个学期读下来,觉得大人的选择还是对的,这样的环境更能让人沉下心来读书。”

  国内住读时,ZomYami是室友,两家家长因此熟识。在Zom母亲的“煽动”下,Yami的母亲也觉得越早送孩子出国打基础越好,就加快了出国进程,最终申请到了美国加州的山谷基督高中,该校是一所私立走读中学,以艺术科学见长。

  到了国外,两个女生各自遇到了“没想到”。在国内与男生交流挺多的Zom,感觉女校的气场怪怪的。当地学生占全校人数约六成,中国内地学生有35%左右,其余的来自中国香港、尼日利亚等。“当地生倒还好,有时候香港生会排挤内地生,内地生之间又分团。有一次我在寝室,一群(中国)女生莫名其妙就冲进来对我地域歧视。”开朗性格受压抑的Zom甚至用“暗无天日”来形容心中不爽。

  Yami本以为能很快融入当地社交,岂料也花了一段时间来适应。全年级300多名学生,有18个来自中国内地,其余国际生以韩国、越南的孩子居多。“相比之下,与当地学生融入更快一些。”

  好在,她们常与国内的亲人、同学在网络上互通有无,在外的分享异国读书的经历,国内的则给予鼓励和安慰。经过了磨合期,一切变得顺利多了。“我妈简直就是颠倒了国内的时间,与英国生活同步,每次我上网,她总是在线。”Zom把被无理挑衅的经历写成网络日志,一位曾经教导她的老师留言:“不要去理会这些,你只需要用成绩证明自己的实力,让她们无话可说。”Zom复述这句话的时候挥了挥手,做出一个打败对方的姿势。

  “你这次回来,多备几个笑话嘛,住校的时候可以用这一招跟同学打好交道。”Norton是同学聚会中的“活泼男”,原本已考取上戏附中,因家人有送他出国并移民的想法,就转读国际班,明年可能到英国或加拿大、澳大利亚深造,往传媒、公关方面发展。“我并不担心出去以后可能遇到的麻烦。”

  Norton想法比较多的,倒是针对国内如今雨后春笋般冒出来的国际学校。“现在国际学校变成了产业,许多学校只看重利益而不关注教育质量,各个城市撒网开店,给钱就进。”遇到负责任的授课老师是幸运,否则就修行在自身了。他举例,自己所在年级的一个英国老师先前没有教育经验,只是在大企业任过职,结果被请来担任英语教研组长,学生和家长都很不满意。

  毕竟相对于普通高中,国际学校一学年约10万元的学费是昂贵的(还不包括餐费、校服、游学等杂费),学无所获会让这些孩子心生负罪感——“不差钱”的二代们另当别论。

  中国教育在线公布的《2011年出国留学趋势调查报告》显示,2006年—2010年,中国留学生的重点已经从去读研究生转移到了去读本科,并且,去国外读高中的比例在逐渐扩大——在计划出国留学的学生学历层次方面,本科生占62%,其次是高中生22.6%,研究生有近10%

  “留学生低龄化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国内开设了大量的国际高中。”戴光辉,剑桥国际教育课程本土元老级人物,2003年始就职于深圳国际交流学院,现在上海虹口区某重点中学新创办的剑桥国际教育中心任行政总监。他介绍,2002年,中国第一家剑桥国际高中在哈尔滨成立,2003年的时候只增加了几家,到今年,约有125家剑桥国际教育中心以和普通高中合作的形式在各地铺开,其中上海就有十几家;而全国通过各种方式成立的国际学校有3000多家——这一现象也反映了旺盛的市场需求。

  “以前有不少学生是因为在国内学习成绩差,才考虑出去读。现在不少是对国内现行教育制度不满意,想换一个更好的环境。”这所新学校的投资人张恒是英国海归,具有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博士学位的他对数字相当敏感。他指出,“近两年来,北京、上海、南京等城市中,放弃高考选择留学出国的学生,以每年约20%左右的速度递增。低龄学生留学在留学市场中占的分量在逐渐加重。美、英仍是主流目的地,另外通过中介前往加拿大、新加坡、澳大利亚等国的人数也在逐年上升。”国家教育部公布的数据表明,2010年因出国留学而放弃高考的学生近20万,占弃考总人数的21.1%。今年,上外附中250名应届生中,只有10人在无任何加分的情况下参加高考、其余不是保送就是出国,被称为“神一样的学校”。

  对于一些心智尚未完全成熟的青春期孩子来说,直接出国去读高中容易出现学业或心理问题,因此用国际教材授课的国际学校可算是一个理想的过渡平台,相对早期,如今家长陪读的现象也少了。    但是当开设国际学校变成一种时髦,师资力量难以跟进,业内教学质量良莠不齐也就可想而知。戴光辉和张恒指出,目前国内大量国际班还是以应试为主的培训班,较少帮助学生培养相适应的文化观和价值观,以至于学生到了国外表现出集体意识较差等弊病;其次,学校只看升校率而忽略为学生的长期发展规划考虑,课程设置较乱,需要进一步规范。

  “一个班2024个学生,一学年所有费用要12万,教师的工资又并不像外人想象的那么高,你说盈利的空间有多大啊!”刘雯在与公立学校合作的A-Level国际课程班教授英语,四年里换了两所学校。她毫不避讳地告诉记者:“如果主管部门不整肃行业,换点懂教育的人来管理国际课程班,它就是一个利用公立教育资源、打着国际教育名号、实际是出国培训的暴利行业。”

  

国外学校勤招生

  

  国内的国际课程受热捧,国外的高中也被中国申请者的热情“挑动”起来。

  美国康涅狄格州私立寄宿制高中霍奇基斯中学(Hotchkiss School)的一位招生老师称,每年来自中国的学生申请数量以至少20%的比例递增。2005/2006学年,位于马萨诸塞州的著名高中迪尔菲尔德(Deerfield Academy)大约只收到20份的中国大陆生申请,而到了2011/2012学年,申请数猛增到200份以上。

  位于宾夕法尼亚州郊区的怀俄明高中的招生主任大卫·达米科认为,大多数来自中国的申请书都是留学机构炮制的,这使学校很难看清学生的能力。这也是诸多大学面临的甄选难题。

  在美国,四年制的私立高中学费平均为20万美元(约合130万人民币),公立学校是免费的。美国《商业内参》写道,大多数美国家长不选择私立学校是因为其费用昂贵,而中国家长反而青睐私立学校,是因为把它们视为通向常春藤联盟的桥梁。名校的社交资源、人脉也是被他们看好的一个优势。

  美国波士顿教育和专业发展中心总裁徐罡曾在博客中写道,2011年暑假,“美国麻州(编者注:马萨诸塞州)有几所私立寄宿高中,几乎每天都有一巴士的中国学生和家长前来参观学校。波士顿周围的高中,每个学校每年只招5名左右中国学生,其中12个名额用于人已经在美国的转学生或初中申请高中的学生,往往有3070名托福和SSAT成绩合格的中国学生竞争34个名额。申请美国私立寄宿高中要面试,有的麻州中学,中国学生已经预约不到10月底的面试时间。”

  美国的媒体也注意到了中国学生超越印度留学生蜂拥而至的现象。《大西洋月刊》认为,中国留学生激增的驱动力是中国经济实力的增强和中产阶层的崛起,同时也反映了家长们矛盾复杂的心态:雄心壮志和国际视野。他们相信中国的未来,却又对现在的状况有所顾忌;他们相信留学经历能使其在中国占据不败之地,却又被新鲜的事物弄得眼花缭乱;他们希望紧随最新的潮流以确保未来,却很有可能希望落空。

  731日,胡润研究院和群邑智库联合发布了《2012胡润财富报告》,发现85%的千万富豪会考虑将孩子送出国留学,在亿万富豪中更是高达90%,且认为高中是最合适的出国留学时机。美国、英国、加拿大是最热门的选择。于此同时,子女教育与移民是海外投资的两大主要目的,基于方便移民、以房养学、较低价格和永久产权等考虑,海外置产的趋势火热。

  许多美国私立学校也抓住市场机遇,开始来中国大陆招生。拥有大约300所成员学校的美国寄宿中学协会与一家中国教育中介合作,每年在北京和上海组织学校园游会。也有一些竞争力较低的私立中学依靠中国的教育机构扩大影响力,吸引中国留学生。

  18岁的曾淇嘉今年9月就要到英国杜伦大学读书。其母亲曾在大学工作,有机会考察过一些英国大学,但之前没考虑要将儿子送出国。直到有一次曾淇嘉听了一个剑桥大学老师的推介演讲,深感启发,加上曾的父母周围朋友有很多动着送孩子留学的念头,他们也就着手操办起来。

  “他自己可会弄了,和不少已经在英国的同学传递信息、讨教经验。现在兴奋得不得了,恨不得马上就走。”曾母希望儿子能将学位读到硕士或博士,然后至少在国外攒够五年工作经验,再决定是否回国。“我们也是工薪阶层,为了让他读书卖掉了一套房子。他的本科四年我们会全额投资,但说好到了硕士阶段,他自己要承担一半。”

  

不求最好,但求合适

  

  在与多位家长的交谈中,记者发现,他们多是高知、高管家庭,或在外企工作,或有出国经历视野开阔。他们不希望孩子在国内用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方式才换来一个应试教育的结果,而牺牲了自己的个性和创造力。在短期内制度难以扭转的情况下,国外的综合素质培养或许能提供更多机会。还有,他们希望孩子能呼吸健康的空气,远离不安全的食品……

  正在办理移民手续的Norton的父亲说,他朋友圈子中,90%已经把孩子送出去读书了。他们十几个朋友聚会时,也经常讨论孩子留学的事情。“要不是考虑到男生独立性的养成晚于女生,在他初三的时候我就想送他出国。”从事设计工作的Norton父亲也听朋友讲起过,孩子太小出国,状况不理想的例子。“现在想想,可能高一在国内读、到了高二或高三时候出国时机更加合适。”他为儿子读本科准备了150万。“国外教育资源好,就业难,将来在哪里工作,还是看情况吧。”

  Norton的同班同学Zach一心向往英国的伦敦政治经济学院以及剑桥大学,研修经济类课程。他的父亲在金融机构工作,母亲在美国企业任职。“在出国问题上,孩子自己已经很有主见,而且学校给予的择校指导作用大于家长,我不需要为他的申请操太多心,反而更加重视他的心理建设。”Zach母亲说道,“引导他设立目标,同时又要让他看到做出选择后的各种可能性,有思想准备。”

  而回顾自己孩子的高中求学之路,尹逾特别感慨,“我想给国内家长两点意见:不要追求名校情结,适合自己的就是最好的;另外,家长要时刻关注孩子在学校的感受,比如环境是否喜欢、交友是否和谐、学习是否适应等,如果发现孩子和这些因素不相融洽,及时为孩子调整心态、换个环境是非常必要的。”

  当初择校,尹逾主要是冲着排名而去。虽然学校确实顶尖,Alexis在社交上也没有遇到麻烦,但始终难以定位。“顶尖学校里很容易找不到自己,恰值青春期的少年,自以为可以应付得了,遇到烦恼和痛苦都不愿意告诉我们。”儿子在美国读高中的三年(中国学生在国内读完初中,可直接读美国的高二年级),尹逾从来没有去看过他,也想不到他会有这样的心理压力。高中二年级的时候,Alexis跟父母提出转学的想法,因当时担心转学后就没有助学金,家长没同意。

  直到高中最后一年,在Alexis的坚持下,也为了让他能有一个好的状态申请大学,尹逾让他转到了另一所具有人文气息的高中,幸运的是,学校也为他提供了助学金。“相对平实一些的学校,反而让他快乐、友善、积极、优秀,找到自己,找到自信,成为全校备受老师和同学关注、喜欢的学生。这为他后来申请到芝加哥大学,找回很多优势。”尹逾这才意识到,儿子的留学过程有很多艰辛。

  “有一次我很后怕地和他谈心,说妈妈现在很后悔那么早就把你送出去留学,要你小小年纪经受那么残酷的历练,很对不起你。”儿子反而说:“那有什么?我不是活下来了吗?其实,早经历比晚经历要好。现在的我,要比后出国的学生们自信多了。一些问题和困难早晚要遇到,我庆幸自己早经历了。”

  相比之下,上海女生Kate适应美国留学生活似乎更顺利些。自从高二作为交流生到美国北卡罗来纳州的一所学校学习一年后,Kate就爱上了那里灵活教学、鼓励创意的环境,“我的‘歪点子’比较多,西方的教育方式让我更加得心应手,而且学校师生像一家人一样融洽。”回国后,Kate索性申请继续在这所学校念高中,家长也颇感放心,因为当地提供住宿的房东把Kate当自己女儿一样看待。

  “到了国外,性格要放开。限于语言水平,我一开始比较拘束,但你在与人交流上几次退却就会遭排斥。所以我鼓励自己开口说话、主动与人沟通,马上就融入了环境。”今年,Kate通过自己申请,被北卡罗莱纳州大卫森学院录取。

  “我回国参加朋友聚会,听到他们说高考考完了还连续做噩梦,感到很难想象。在美国,不会有那么大压力。”Kate说,自己的成绩总是保持全A

  

游学,为留学预热

  

  低龄留学潮的带动下,游学成为一块预热跳板。

  今年1月份寒假,17岁的卢可欣报名参加了由UCAS(英国高等教育招生服务中心)认证的ASDAN国际游学项目。ASDANUCAS国内首个认证项目,学生在游学考察过程中,需要通过问卷调查、参观采访等形式完成一到两个课题研究,若成果经审核通过便可获得UCAS 70 学分加分,对申请英国留学有直接帮助。

  正在上海某高中国际留学班读A-Level课程的卢可欣希望将来到英国的大校攻读商科。在这次为期15天、人均花费约3.68万元的“欧洲五国商业精英计划”中,她与来自北京、杭州、包头等不同城市的约20名学生走到一起,辗转法国、比利时、荷兰、德国和瑞士,参访名企和政府机构、国际组织,接受商业培训,体验名校文化。

  卢可欣自选研究课题是欧洲旅游业,自拟问卷,在不同欧洲国家做街头访问;而5人为一组的小组课题是探讨欧洲新老城区的开发与保留。前者考验学生个人语言能力,后者强调团队合作。最后,调研都要通过演讲的方式展现出来。

  “游学归来后,我感觉自己更有勇气开口说英语了。新学期开学,英语学习也有了显著的提升。”卢可欣的学习笔记上,整整齐齐地记录着语法要点、单词例句等。凭借研究课题,她已经拿到了70学分加分,她明年的申请目标是英国牛津、剑桥、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华威等一线名校,“二线学校接受加分的可能性高一些,但有了这样的游学经历和成果,多少会为我申请一线学校增加印象分。”

  寒假时卢可欣参加的游学项目属首批开设,今年暑假,她发现同学中到欧美游学的人数明显多了起来,想为将来申请国外大学预热一把。

  暑期档,国际夏令营也是教育培训机构的重头戏之一,名目甚多,如“名校国际营”、“领袖成才营”、“亲自考察营”、“留学体验营”、“UCAS加分项目”等,一般为期2周—3周。记者在一个“环球雅思”国际夏令营介绍网站看到,欧美澳路线平均费用在3万—4万元之间,最贵的是美国“天才之旅”TOP名校修学体验营,针对14岁以上的中学生和大学生。将近8万元的行程包括到哥伦比亚大学修新闻、到西点军校训体能、到哈佛大学学演讲、到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听经济、参观美国顶级名校等。

  去年,在国内大学读本科一年级的小林参加了美国名校夏季课程,到美国斯坦福大学进行为期两个月的学习。小林的父母一直想把孩子送出去,趁这次机会,“正好让孩子感受一番国外生活,自己决定未来是否要出国留学”。

  小林自选了斯坦福大学人文、地理、科学、工程等方面的课程,还在学校安排下前往硅谷等地参观。整个暑假,她感觉过得相当充实,玩得开心、购得疯狂,回国差一点行李超重。

  对于每周近1万人民币的学费,小林的父母坚持“很值得”——授课老师几乎都是全球各个领域的专家,甚至有诺贝尔奖获得者,“这种机会在国内是怎么也找不着的”;其次,在暑期学习获得的学分可在日后转至其他学校,“一点不浪费”。

  但当被问及通过这样的课程学习,是否决心日后去美国留学时,小林若有所思:“暑期游学,课业压力不大,而且第一次去美国,新鲜感大于一切,当地又有亲朋照顾,想上哪儿玩,只需一句话。但万一真去美国留学,自然要考虑更多的实际问题,从抢课、租房到交友,都是考验人的事。”林父也颇想得开:“这样的夏令营,说到底,就是让孩子开开眼界。”

  同样是夏令营,初中毕业生小妮的美国行更为轻松。今年夏天,小妮的父母为这个刚参加完中考的孩子准备了一份特别礼物——参加为期一个月的美国新汉普郡州立大学夏令营。夏令营主要针对12-15岁的初中生,活动五花八门。

  小妮报名参加了“光化学刻版画班”,全班40余人分为3组,错开参加不同的课程。其间,小妮学习通过塑料膜、纸板、刷子等简易工具在阳光曝晒的条件下完成了多幅版画作品。此外,孩子们还能参加科技实验、DIY纸杯蛋糕等各类国内少见的课程。快上高中的小妮在小组中年龄稍大,几个年纪较小的孩子常常围着她转,让她好不得意。

  “这个夏令营和国内的暑期班完全不同,既锻炼孩子的英语水平,也培养动手能力”。小妮父亲对夏令营给出了“超值”的评价。另外,小妮父母还拜托了其同在美国读研的表姐在当地照应,“如果可以的话,希望孩子在美国多呆两周,好好体验一下美式生活”。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涉及的部分学生和家长名字为化名)

一键转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