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上海频道>>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留学是棵摇钱树

2012年8月10日 11:55

来源:新民周刊 作者:金 姬 赵雅楠 选稿:秋枫

  中介的盈利不仅靠收取学生家长的服务咨询费,有时也能拿学校的返利。一些中介会利用国内家长“不懂行”和把孩子送出国的急迫心情,推荐国外一些教学质量很一般的私立学校。

  中国留学生“洗盘子”的传统形象似乎已一去不返了。这些早早走出国门的孩子,家里往往不缺钱。于是,这片蕴藏丰富的海域,很快就成为各家机构争相捕捞的“红海”。

 

产业链

  

  7月下旬的一个周末,在上海市中心的一家五星级酒店里,某留学中介机构正在举办一场“和哈佛学生面对面”的活动。现场的4名女生大多英文比中文流利,因为她们大多在美国长大。这家留学中介机构请来了不少急于把孩子送出国的家长,活动的真实目的其实是在哈佛女生演讲结束后,主办方的某位工作人员上台,向台下的家长们重点介绍今年新推出的托福培训课程。主办方一再声称是外教小班制授课,虽然没有透露具体收费标准,但大家都明白肯定价格不菲。

  “和一次性收取几万的中介费相比,语言培训费的收费空间就更大了,甚至有大陆家长砸了20万人民币让小孩在国内补习英文的。”台湾第一家做中学生赴美留学的学美留学业务总监兼资深顾问陈依平告诉《新民周刊》,学生可以不通过留学中介而自己去申请国外学校,但短期内迅速提高外语水平就很难靠自学了。在陈依平看来,现在的大陆留学市场和20年前的台湾有些类似,因此也催生了一大批和留学相关的产业,如语言培训、游学、移民和投资等业务。

  学美留学创立于1997年,当时耶鲁毕业的张恒瑞在台北南阳街从一张桌子、一部电话和一个女雇员开始起家。南阳街是台湾最著名的“补习一条街”,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就是台北补习班最密集的地方,也是出国留学中介集中扎堆的一条街。台湾留学中介的业务大概在10年前开始萎缩,学美留学于是在2005年转战大陆市场。陈依平坦言,现在仅仅留学中介这一块业务就忙不过来,每年上海办事处就要办理800个留学生,其中14都是直接去国外念中学的。

  美国ACE地产投资集团上海代表处首席代表孙志伟对《新民周刊》表示,自己同时效力的另一家公司傲丰的创始人早年在澳大利亚留学后创业,先是从留学中介开始做起,然后是移民业务,跟着就是海外房产投资。“这一连串都是相关的,一般送小孩出国念书的家庭至少有一半是有移民打算的,准备移民的人就会考虑当地置业,而且每年去看望小孩的家长的旅游费用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孙志伟说,澳大利亚当局早就发现,留学经济能够带动当地教育、旅游和房地产业,因此,引发连锁经济效益的留学就成了澳大利亚的一大支柱产业。从今年3月底开始,澳大利亚对中国留学生开始简化签证审理程序,经济担保金也减少了13

  

大蛋糕

  

  根据《2011出国留学趋势调查报告》,自2008年开始,中国出国留学人数呈爆炸式增长。今后若干年内我国出国留学人数将会以不低于20%的年增长速度快速递增。

  巨大的留学人数将继续拉动留学经济,因为大多数人都参加外语培训、通过留学中介出国,即便不移民不买房,这也是一个上百亿的市场。值得注意的是,高中生出境学习人数已经占中国总留学人数的22.6%。在读本科的留学生的家庭中,工薪阶层比重激增,而这些更为低龄的留学生大多家境良好,一门心思为留学做准备,被人戏称为“坚定的出国党”。近两年来北京、上海、南京等城市中放弃高考选择出国留学的学生,以每年20%左右的速度递增。

  信息的不对称或者语言问题,让一些留学中介机构仅靠提供简单的咨询服务就能获利颇丰。教育部公布的通过认证的上海地区留学中介名单只有16家企业,但目前在上海开展留学中介业务的接近150家,约九成中介资质不全甚至不具备资质。很多中介大打擦边球,利用咨询的名义开展留学中介业务,谁让这一行的利润那么高呢?孙志伟说,很多中介是“一人一价”,并没有统一的收费标准,“有的时候仅仅是帮学生递材料给学校,就可能收取1万的服务费。”据悉,一般留学中介费用从数千元到十多万不等,而且不是按照申请成功与否收费。

  通常情况下,留学中介一般先会和家长面谈,了解对方的情况,然后开出一个让对方可以接受的价格。如果小孩的外语水平不过关或者还想精益求精,中介会推荐某个收费辣手的培训班,甚至建议让孩子在寒暑假去国外“游学”一下,“踩点”并提前感受一下国外生活。中介还可能建议家长海外置业,和北京上海等国内一线城市相比,国外的房价往往容易接受,中介会告诉家长:如果你的孩子年纪太小,申请的学校又不是寄宿制,那么你去“陪读”时就有了自己的家;哪怕买的房自己不住,也可以“以学养房”——以租金来冲抵学费,等到孩子毕业,或出手或移民自住都是一种不错的选择。

  

猫腻

  

  其实,有资格去国外念书的小孩,哪怕父母英语不好,自己也能直接向国外学校申请。很多家长觉得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学费生活费都给孩子准备好了,找留学中介能让自己省心又省力,出几万的服务咨询费也未尝不可。孙志伟说,不少中介其实就是帮助家长把申请资料初审一下而已,保证你没有遗漏。这只能保证你孩子的资料没问题,并不代表一定能申请成功。

  英国大使馆文化教育处教育推广总监吴媛媛告诉《新民周刊》,中国目前每年被英国私立中学录取的小留学生数近三千人,学生完全可以自己直接申请学校。

  一些中介为了赚取更多的费用,会接收那些不符合留学条件的孩子,帮忙作假。今年7月初,新西兰因签证材料作假而遣返231名中国留学生。一旦被发现造假,学生很可能面临永久被拒签的后果,而留学中介仅仅损失一些中介费而已。陈依平说,就好像早年的推荐信一样,国内很多学校也会睁一眼闭一眼地给学生“作假”。这就让一些国外学校不得不面试所有符合条件的中国申请学生,包括学生家长。“美国私立高中可能会问申请的学生家长,将来是否会愿意为学校做点贡献,言下之意就是以后要给学校捐款。”

  今年4月,网易发表了一组美国俄亥俄大学中国留学生的照片引发关注。很多中国学生语言关都没过,也搞不清楚俄亥俄大学和俄亥俄州立大学的区别——俄亥俄州立大学,位于州府所在地,在全美排名50位左右,是所名校;而俄亥俄大学排在百名以外,坐落在一个小镇上。他们中的不少人都是上了中介的当。国外中学是否也有“拉壮丁”的嫌疑,目前不得而知。

  为了让孩子开眼界,很多家长考虑让孩子在寒暑假去国外“游学”,也对今后求学的地方有个初步了解。但“游而不学”现象日益凸显。

  最近网上颇受关注的一组照片出自美国工作的网友Yrbbest之手:“在美国Woodbury Info Center的奥特莱斯购物街外,看见一群席地而坐的女孩子啃汉堡,上前一问才知道是北京一所小学的游学团。”这并非个例。新东方今年暑假推出了近百条各类游学线路,其中一条收费38800元的线路,明确将“两晚入住赌城拉斯维加斯”列入行程,并安排“途经大型直营购物中心,可以采购世界名牌商品”。

  孙志伟说,这种游学团的带队老师可能自己不出旅费,免费出国就抓紧时间疯狂购物。而一位旅行业人士表示,一些游学团宣称“安排国内的学生与当地学生一起上课”,但当地学校都已经放假了,谁还会跑到学校里上课?还有打着“名校游”推出的旅行团收费不低,但很多学校本来就没有围墙。学生海外游学团的行程与普通旅游团相似,很多只是增加了一些高校参观或与当地人士的交流活动,但价格往往要高出一两倍。

  某培训机构一个去美国的项目显示,包含签证费、培训费、参观活动费、往返国际机票费、司机导游小费、保险费及在境外的吃、住、行等费用,报价在42800元。而实际上,去美国往返机票的价格在1万-1.5万元,提前预订甚至可以低到六七千元。由于是集体活动,在美国的吃、住、行平均每个人每天最多也就1000元,这样算下来,15天每个人的花费在3万元左右,那么游学机构就有1万元的利润。一个团20人,利润就是20万元。

  业内人士表示,现如今的游学团多以三种形式出现:第一类是各类外语培训机构所开设的,这类培训机构都设有游学部,负责组织游学项目;第二类是留学中介机构、国际交流组织开展的游学项目;第三类是各大旅行社推出的游学线路。这其中,真正通过学校组织、以双方互动交流为目的的游学项目少之又少,市面上绝大多数的游学线其实就是产品包装的一个噱头。碍于学校的“附加值”太小,因此,当地导游在设计行程时,宁愿把更多时间留给“有花头”的购物点。

  今年5月,教育部、外交部、公安部、国家旅游局已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对中小学生出国参加夏()令营等有关活动管理的通知》,明确规定,组织中小学生参加出国夏()令营等有关活动的主办单位应是中小学校、教育行政部门所属的对外教育交流机构或者共青团、少先队与妇联组织,可以委托国家旅游局许可经营出境旅游业务的旅行社承办。不过,如何规范培训机构组织的“海外游学”尚无明确说法。

  外语培训班的水也很深。如果一个孩子直接到国外就能顺利听课,这不是短期集训能做到的。一些家长选择让孩子提前半年到国外念个语言班,如果半年后语言关还是过不了,可能就要交钱再学。因此,一些家长就让孩子在国内先把语言关过了。但国内的培训班的收费也不便宜。例如暑期的封闭加强班,学生住在宿舍,每天被安排了满满的课程。这种班级的收费普遍较高,最高能达到3万元左右。“这和在国外上语言班的费用差不多了。”孙志伟说。

  此外,语言培训班的老师往往是中国人,应试教育还行,但孩子的听力和口语提升比较有限。如果把孩子先送到国外学一阵子语言再接回来,家长就要很舍得花钱了。例如,学美留学推出过让学生暑期到美国私立高中学习7周的课程,每个人收费8000美元,中介收取1万元人民币代办费。

  至于海外置业,真正的“学区房”也不便宜,而中国人觉得便宜的房子可能地段不太好,能否租个好价钱也很难说。国外房价的涨幅也很有限,2008年金融危机就让很多房子降价了也没人要。除去物业税以及每年房子的维护费用,可能你得到的回报还未必比银行存款利息高。

  更重要的是,自从中国成为移民人口输出大国以来,几个主流移民目的国家都在不断收紧移民政策——加拿大暂停技术移民申请,并无限期停止投资移民申请;美国EB-5类投资移民法案今年930日面临到期;澳大利亚今年71日起,提高了对申请人英语语言和技能要求的门槛。这可能意味着等你小孩在国外大学毕业的时候,也未必符合移民要求了。

  孙志伟说,政策无论怎么变化,有一项费用是省不了的,那就是留学生的来回机票和假期旅游费。如果学生年龄还小,即便是寄宿制,他的家人每年总要趁假期去看看孩子,顺便当地旅游购物一把。孩子也可能选择假期时间回国,或到其他地方游山玩水。从这一点看,留学产业真是一个金矿呀!

一键转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