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上海频道>>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从美菲军演到中菲对峙

2012年4月28日 12:55

来源:新民周刊 作者:石 渝 选稿:秋枫

对峙有可能长期化、持久化,没有一方付得起“先行退出”的代价。

4月16日,在位于菲律宾西南方、靠近南沙海域的巴拉望岛,代号为“肩并肩”的美菲联合军演拉开序幕,军演将持续到4月27日。在启动仪式上,菲律宾武装部队参谋长杰西·德洛萨声称军演来得“及时”,英国BBC外交新闻记者玛科斯也呼应说,这次年度军演“不一样”了,因为“背景变了”。
  为何一场至今已举行了28次的年度军演被赋予了“特殊”意义?
  
军演的时机
            
  菲律宾军队高官抛出“军演及时论”,耐人寻味。
  杰西·德洛萨在菲律宾有“身经百战”将军之称,在去年12月晋升为参谋长之前为陆军中将。
  菲律宾兵力12万左右,被称为“亚洲最弱军队之一”,弱师之将自难争“英雄之名”。德洛萨仅是在平息国内反政府武装叛乱及“基地”组织破坏方面,屡敢恶斗,身中数个弹伤,因而获得了“身经百战”之美誉。1986年至1992年,在数次针对阿基诺三世母亲的政变中,德洛萨率部平乱,均立下功勋。
  不过,一个“内战”英雄擢升为军队最高指挥官,的确标志着菲律宾军队由“内向型”向“外向型”的转变,以武力守卫南海既得利益的决心已经相当明显。
  据《菲律宾每日问讯报》2011年12月13日报道,杰西·德洛萨表示,菲律宾要加强对外防御能力,使菲律宾足够应对在南海领土纠纷中发生的“不幸事件”。菲总统在任命仪式上说,任命德洛萨为菲军队参谋长“恰到时机”,特别是在菲律宾准备应对源于南海局势的“外部威胁”之际。
  很显然,所谓的“时机论”,一方面指的是南海各方争议的激化,另一方面则专指中国,在3月份刚刚发生过南沙礼乐滩中菲舰船对峙之后,4月8日又发生了中沙群岛的黄岩岛中菲舰船对峙事件,最初是两艘中国海监船与菲方所谓最大战舰“德尔毕拉尔号”对峙数日,之后菲方撤出军舰,改用海岸警卫队舰艇对峙。在中国渔船安全离开黄岩岛之后,中方也撤出了一艘海监船,但很快又增派一艘,同时派出海监巡逻飞机,在菲对峙的舰艇上空盘旋,要求菲方立即离开中国领土。
  菲军方发言人说,此次美菲联合军演与黄岩岛(菲方称“斯卡伯勒滩”)事件无关。
  今年的美菲军演,地点与过去有所不同,更靠近中国南沙群岛海域,历时十天的军演,活动范围一直会沿菲律宾西岸向北延伸到吕宋岛。军演的内容也有所不同,增加了一个“防范海上钻井平台受恐怖主义袭击”的主要内容。很显然,美菲特意设计这一内容,是有着很强针对性的。
  
美菲加强军事合作
         
  对美国而言,与南海周边国家进行联合军演,是展示美国对太平洋安全利益的机会。在富含石油及天然气资源的南海,共有6个国家提出了相互排斥的主权要求。除中国外,其他国家在南海兴起了开发和强占岛屿的竞赛,形成了开发利益获得者结盟与中国对抗的结局。这一形势,也被美国认为是重新介入南海争议的最佳时机。
  美国之前在菲律宾苏比克湾建有亚洲最大的军事基地,后于上世纪80年代撤出,改而与菲律宾每年实施联合军事演习,以维系不断弱化的军事合作关系。根据美菲1998年签署的《访问部队协议》,菲方允许美国在菲部署600名美军士兵,并为美军舰艇提供“有限期”靠岸补给。
  进入2010年,美国从欧洲“重心东移”及“重返亚太”等政策调整下,频频与南海周边国家举行联合军演。外界观察家把美国战略调整,视为“遏制中国崛起”的举措。
  美国《华盛顿邮报》1月26日的报道称,菲律宾官方正与美国政府就扩充美在菲军事部署事宜进行磋商。1月底的 “战略防务对话”,也是美菲类似对话的第二次。美菲同意对话层级上升到部长级防务对话。
  美国暂时并没有接受菲律宾“重建苏比克湾军事基地”的所谓“邀请”,但对部署美军濒海侦察机很感兴趣。据报道,美国已经加速向菲律宾出售二手但仍然先进的军事装备,包括未来要帮助菲律宾组建一个“二手”的F-16战斗机中队。
  这次黄岩岛对峙中的菲“最大战舰”,事实上就是该国购买的美国“汉密尔顿”级退役战舰。对于“亚洲最弱的军队”而言,既然甘当美国的“小伙伴”,成为美国垃圾军备消费者,或也是不得已的选择。据菲律宾《商业世界报》报道,菲律宾国防部长加思明指责中国,在南海问题上“专门挑菲律宾”,原因是菲律宾军力羸弱,这样的借口正好为购入美军二手军品辩解。
  
对峙难以解决
        
  4月15日菲外交部一份声明中称,对峙仍在持续。不过,双方保持相互联系,力争通过外交途径解决。而针对4月16日起举行的美菲南海军演,该国发言人称:“我们不希望军演激怒对方。”
  然而,就在双方僵持对峙时,菲方一艘考古船却闯入黄岩岛,中方要求考古船立即驶离黄岩岛区域。据报道,菲方考古船上面有数位法国考古工作者。考古船此时搅局,被视为菲方进一步挑战中方耐性的标志。自事件发生后,中方一直没有动用军方力量,一直以非武装的公务船与菲军舰对峙。
  菲律宾总统阿基诺三世表示,我们不会同中国打仗,“吵吵总比打打要好得多”。但问题是,吵多了,也容易打起来。
  早在1984年,邓小平就提出解决南海问题的构思,称南海问题之解决,“一个办法是我们用武力统统把这些岛屿收回来;一个办法是把主权问题搁置起来,共同开发,这可以消除多年积累下来的问题”。同年,针对有些周边国家强占我南沙岛礁的问题,指出“那里历来是中国的领土……我们多次声明主权是中国的,管你占领不占领,主权还是中国的”。对于第二个办法,完整的表述就是“主权在我,搁置争议,共同开发”,这个指导思路,也成了中国“和平发展”国际发展战略和对外政策的组成部分。
  中国保持军力的“相对优势”,“用武力统统收回”并没有问题。这种相对优势,本身就构成了一种有利于和平的军事威慑。黄岩岛对峙最初阶段,菲军方主动用次武装级别的海岸警卫队舰艇(他们自称是“民用船”),替换军方军舰,就是忌惮于中方军事实力的“相对优势”,以便在与中方非武装的公务船对峙中,降低宣示战争的武力要素,从而避免触发军事冲突的可能性。然而,对峙有可能长期化、持久化,没有一方付得起“先行退出”的代价。
  
黄岩岛主权属于中国
             
  中国驻菲律宾大使馆网站4月13日刊发题为《中国对黄岩岛的领土主权拥有充分法理依据》的文章称,中国驻菲大使馆发言人通过电子邮件向各国记者转发了该文网页链接。
  据史料记载,1279年,元代著名天文学家郭守敬奉旨进行“四海测验”,在南海的测量点就在黄岩岛。1935年1月,中国政府命名南海诸岛132个岛礁沙滩中,黄岩岛以“斯卡巴罗礁”之名,并作为中沙群岛的一部分列入了中国版图。1947年10月,中国政府核定和公布的南海诸岛新旧名称对照表中,将斯卡巴罗礁称为“民主礁”,列在中沙群岛范围内。1983年中国地名委员会授权对外公布“我国南海诸岛部分地名”时,将“黄岩岛”作为标准名称,同时以“民主礁”为副名。
  中国历代政府出版的官方地图均将黄岩岛标为中国领土。黄岩岛一直不间断地在中国广东省、海南省的管辖下。中国政府关于南海诸岛主权公告和声明中均指出黄岩岛领土主权属于中国。所有这一切均远早于1994年生效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菲方仅以《海洋法公约》的200海里经济专属区为由,把过去从来未标注为自己领土的黄岩岛单方面拉入版图,对抗别人的主权,是粗暴而无效的。■

一键转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