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上海频道>>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拜登的那碗炸酱面

2011年8月30日 18:43

来源:东方网 作者:张襦心 选稿:秋枫

东方网8月30日消息:据《新民周刊》报道:

  透过一碗炸酱面,可见物价飙升下老百姓的切肤之痛。拜登吃面花的79元是不是实价,居然引发如此多的关注,也就理所当然了。

 

  同人不同命,有时候不服都不行。

  最近两位美国政治家在中国掀起一阵“小清新”之风。

  二者驾驭公共外交的能耐均臻化境,皆可解读为“政治作秀”,结果却大相径庭。

  骆家辉轻装上任,不带警卫,没有随从。自背行囊,自己排队买快餐。与其前任洪博培喜欢骑着自行车在北京串胡同一脉相承。反观我国,一位县太爷出行,都要前呼后拥、吆五喝六,如入无人之境。于是尽管不乏作秀之嫌,民众依然赞誉有加。一旦有人诋毁,即反唇相讥:“即便是‘作秀’,就让中国官员从‘作秀’起步,逐步转变作风,这不是咱们老百姓的福气?”

  而拜登吃炸酱面,不仅亲民作风自然流露,一展美国官员节制、清廉的形象,深度契合中国老百姓厌恶公款吃喝之心。

  拜登此举,本应博得满堂喝彩,不料却是倒彩一片。拜登只能怨自己命不好,谁让在此之前,北京曾发生过“77元廉租房”风波?以至于拜登五人才消费79元的消息传出后,网友们打死也不相信,一致认定店家肯定采取了临时降价弄虚作假,借此向美国展现我国物价之稳定。一个新成语闪亮登场——“拜登吃面”,例如:“没有房子就想和我结婚,简直就是拜登吃面。”

  那么姚记的炸酱面,到底多少钱一碗?

  为解答这个困惑,记者上周末携两友亲赴姚记一探究竟。

  在离目的地尚有几十米的后海边上,记者听到清脆的问路声:“请问姚记怎么走?”等到了门口,发现新老两家门脸都是食客爆满、人头攒动,还有位记者举着单反奋力往外挤。一直到晚上830,长龙都排到了大门外,旁边的老字号“馄饨侯”不仅没人排队,甚至都未坐满,附近的其他店更是门可罗雀。

  姚记这次有拜登做“形象代言人”,果然大赚?

  据店员所言,最近客人确实多了,尤其点炸酱面的大为增长,但并未到夸张的地步。一位常客则告诉记者,姚记的人一直就这么多,“头回到这里吃炒肝,就等了40分钟。”据说这要拜奥运所赐。虽然在老北京眼中,姚记如果敢称老字号,旁边那家桂兰芳扒鸡该笑了。但姚记、爆肚张、新川面馆、文宇奶酪,在文艺小青年的心目中,却有“四大圣地”之称,拜登此行,可谓“火上浇油”。

  在网上,组团点“总统套餐”的倡议已经炒得沸反盈天,还真有人按图索骥。不过记者看了看各桌点的菜,没见到五碗炸酱面的“拜登套餐”,可见虚拟世界那是雷声大雨点小。店主姚燕也比较淡定,表示不会推出这种套餐。

  记者当日所点之餐为:

  大碗炸酱面:9元;大碗炒肝:6元;大碗卤煮:16元;8只猪肉大葱包:8元;凉拌黄瓜:6元;酱肘花肉:20元;3罐九龙斋酸梅汤:15元。总计:80元。

  按照店内张贴的“价目表”,拜登所点的玻璃瓶装可乐为2/瓶,2瓶为4元。可作为糖拌山药参考的山药红枣果是8元,凉拌土豆丝为6元。再加上5碗炸酱面及10只包子,总价确为79元无误。

  可是久经考验的网友发现,姚记的价目表是修改过的!据记者观察,卤煮、炸酱面、凉面、虎皮尖椒、蓑衣黄瓜、麻辣香干等价格确实有明显的涂改痕迹。正当众人以为抓住姚记马脚的时候,姚记却言:因为物价上涨,9元的炸酱面已经是提价了,修改之前的炸酱面是6元一碗!

  舆论哗然,认定姚记此言论堪比铁道部:这价格无论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

  据调查,一碗居的老北京炸酱面,肉丁炸酱面为12元。京味斋老北京炸酱面是14元一碗,会员价13元。相比之下,姚记的炸酱面,无论是6元,还是9元,都便宜得不像话。

  既然姚记如此之火,想必从前的老食客定能说出个所以然。可是请教多人,问起炸酱面的价格竟然都一脸茫然——“要想吃炒肝,鼓楼一拐弯”。到姚记即使不点炒肝就包子,也要来碗卤煮。点“拜登面”的,不是棒槌,就是不吃动物内脏的外国友人。因而从前姚记炸酱面多少钱一碗竟成“罗生门”,实是情理之中。

  最终还是面量透露了天机。京味斋老北京炸酱面,各种酱与黄瓜、豆芽、萝卜丝都是自己加,两个人一碗都能吃到撑。友人回忆说几年前来北京,看到炸酱面吓了一跳,那分量足足够4个人分。但现如今姚记的大碗炸酱面,也就是一个人的量,凉菜更是小碟装,招牌菜炒肝,早就不讲究什么“吃蒜不见蒜”了,大可改称为“蒜末团粉羹”,猪肝和大肠少得如大蛋糕上的樱桃。“要想吃炒肝  鼓楼一拐弯”,被食客打趣为“要想喝淀粉,姚记您瞅准”。

  即使量少,80元,依然让记者三人吃到撑(三人中还包括一位男士)。这对外地朋友来说,简直有点不可思议。朋友去品尝上海城隍庙小吃,两个人点了馄饨、春卷、臭豆腐、炒饭、油面筋和百叶包“双档”,外加一小盘面拖黄鱼,花了118元。

  可能有朋友会问,难道北京的物价,真的如此之低?这可能是不太了解老北京的小吃为何物。

  话说八大菜系里并没有北京菜。早年间,北京但凡做的好的馆子皆为鲁菜,连《大宅门》里白家人开完股东大会,也是一声:“今晚丰泽园,我请客!”本地叫得响的反为各种早点小吃,而且明显带有“穷人饭”的特点,多为各种下水、下脚料制成,比如豆汁、卤煮、炒肝、爆肚等。

  如果说将“拜登吃面”和“三公消费”联想到一起,还可称之为正常解读,民众目光突然剑走偏锋聚焦在79元餐价上,那就耐人寻味了。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89日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7月中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同比上涨6.5%,环比上涨0.5%,再次创下20087月份以来的新高。还是拿炒肝来说事。不仅是姚记,大部分炒肝店,都是一碗内遍寻不到几块真材实料。也许是商家不厚道,将爷爷辈的传统都丢了。但也不得不承认,伴随着物价上涨,如果说从前还是偷摸着减少分量,前段时间姚记将面价从6元提到9元,可是在价格上实实在在上涨了50%

  透过一碗炸酱面,可见物价飙升下老百姓的切肤之痛。拜登吃面花的79元是不是实价,居然引发如此多的关注,也就理所当然了。

一键转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