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上海频道>>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邓亚萍:女强人也是小女人

2011年8月9日 15:29

来源:东方网 作者:张伟 选稿:秋枫

东方网8月9日消息:据《新民周刊》报道:

 

  邓亚萍,曾经的乒坛女皇,如今的“三级跳”官员,但在爱人林志刚面前,则是温柔的贤妻。回首近20年的情感历程,他们的恋情曾经有过曲折,但最终百炼成钢。

  邓亚萍是曾经的乒坛女皇,是无往不胜、无坚不摧的乒乓奇才。可是,在爱人林志刚面前,邓亚萍更是温柔的贤妻。回首近20年的情感历程,他们的恋情曾经有过曲折,但最终百炼成钢,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恩恩爱爱、其乐融融……
                        
爱情长跑,情比金坚

  在众多转型从政的女运动员中,邓亚萍无疑是最成功者之一。邓亚萍的“当官”跟她的很多前辈不同,她并不仅仅是担任体育行政管理领域的职务,早在两年前就已经进入了国家机关,担任的职位是共青团北京市委副书记(副厅局级干部)。一年后,邓亚萍又正式担任人民日报社副秘书长兼“人民搜索” 网站总裁,短短三年内,邓亚萍完成了“三级跳”。很多人很想知道,如此强势的“女强人”,她的情感生活又会有怎样的故事呢?
  记者曾经长期做乒乓球项目的采访报道,知道邓亚萍坚毅执著的个性。在乒乓事业中,她获得过4枚奥运会金牌,包揽了所有世界大赛的团体、单打和双打的金牌。她唯一没有拿到的是世乒赛混双冠军。有趣的是,1995年,她与孔令辉参加第43届天津世乒赛,结果他们两人分别获得了男女单打冠军,而两位世界冠军配对却没有能够染指混双金牌。据邓亚萍自己回忆,她在长达十多年的乒乓球生涯中,在世界大赛中仅输过4个人,但真正意义上的输球仅仅是输给了一个人,这就是日本的小山智丽,因为小山智丽自广岛亚运后没有在天津世乒赛上露面,此后邓亚萍再也没有和她交手的机会了,这也是她乒坛生涯中最大的遗憾。另外3个人是朝鲜的李粉姬和余顺福,以及瑞典选手斯文森。但是,邓亚萍在千叶世乒赛团体赛中输给李粉姬的第二天,就在单打比赛中淘汰了李粉姬,报了一箭之仇。与生俱来不服输的性格,使她在比赛中绝不轻易输球,即使输了也要发誓在最短的时间内赢回来。那位余顺福和瑞典选手斯文森,同样是在几个月后的第二次碰面时,被邓亚萍还以颜色。正是这种不屈不挠的性格,使她成为世界公认的乒坛女皇。
  李白诗曰:“妾发初覆额,折花门前剧。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对于邓亚萍和林志刚来说,当年两人正可谓“青梅竹马,两小无猜”。23年前,只有15岁的邓亚萍首次进入国家乒乓球队,并很快显现出非凡的技艺,几乎在同一时间,比邓亚萍年长两岁的林志刚也加入了国家男队。来自广东的林志刚左手横握球拍、反胶弧圈球快攻打法在他那一代男队员中非常突出。共同的事业和追求把他们连在了一起,向来喜欢刻苦钻研的邓亚萍常找林志刚切磋球技,林志刚也乐于当邓亚萍的陪练。当初两人都还是不谙世事的少男少女,这对差不多身高的队友在朝夕相处中互相钟情,两颗心也渐渐靠近,朦胧中的初恋带着传奇色彩。
  一次邓亚萍和林志刚一起出征瑞典公开赛。前往瑞典前,所有出征队员一起到镇江进行一场热身赛。当时,国乒男女队员同乘一辆大巴。上车前,两人不约而同地谦让着,让其他队员先上车。等大家都上了车,邓亚萍和林志刚心照不宣地一起坐到最后排的座位上。一个队友看出了其中的奥妙,意味深长地扭头对林志刚说:“我说你今天怎么这么谦让,原来是想跟亚萍坐到一起!”一语道破天机,车上爆发出一阵欢快的笑声, 邓亚萍和林志刚霎时羞红了脸。
  捅破了那层窗户纸,邓亚萍和林志刚竟然有些不自在了。队友一路说说笑笑,邓亚萍和林志刚却沉默着。他们既想打破沉默,又小心翼翼地维持着沉默。趁着队友们不注意,林志刚突然悄悄地递给邓亚萍一盒心形巧克力。邓亚萍接过巧克力,心里紧张极了。她想吃掉它,却又想珍藏起来,她把巧克力从左手递到右手,又从右手递到左手。如此反复多次,平日在赛场上叱咤风云的邓亚萍,现在却显得那么娇羞和茫然。林志刚终于忍不住了,他拿过邓亚萍手中的巧克力,剥去包装的锡纸,再递给她。邓亚萍把巧克力放进嘴里,那甜蜜就像一张从天而降的情网,将少女邓亚萍紧紧地缠住了。
  在随后飞赴瑞典的比赛中,邓亚萍表现得异常出色,她轻松摘取了冠军。林志刚表现也相当出色,他和刘国梁合作赢得了男双冠军。瑞典归来后,邓亚萍和林志刚的恋情在国家队成了公开的秘密。
  然而,长期以来,中国乒乓球队有一个不准谈恋爱的不成文的规定,当时邓亚萍和林志刚在相爱的同时,分别迎来各自事业的巅峰,他们几乎成了中国家喻户晓的明星。当时,无论是国内还是国际,只要有乒乓球大赛,赛场上就会有邓亚萍和林志刚的身影。邓亚萍更是成了中国“一姐”,而林志刚也由于球打得非常棒,动作优美洒脱,圈里人送他一个“马骝刚”的美誉。国家队考虑到邓亚萍的前途,担心因谈恋爱影响到她的训练和比赛,因为邓亚萍在乒坛太重要了,她的作用是别人无法替代的。为了保护国宝级的邓亚萍,只好对林志刚忍痛割爱,本来同样有潜力的林志刚被送回了广东队。这让林志刚打击很大,内心有一种强烈的失落感。而邓亚萍却相信两人的感情不会因为分开而改变。
  有一次,林志刚代表广东队跟随国家队一起到美国进行比赛。没想到在美国,林志刚在赛场上的优美洒脱竟然给他自己惹了祸。一位美籍华裔女球迷看了林志刚的比赛后,疯狂地迷上了他。在美国比赛的时候,只要有林志刚出场,那位女球迷就疯狂地给林志刚呐喊助威,还大喊“I LOVE YOU!(我爱你)”。她的尖声喊叫高出了所有人的声音,坐在看台上的队友们都注意到了。女球迷的狂热和痴迷让林志刚的队友们惊叹不已。更让人吃惊的是,林志刚比赛结束后,那位女球迷竟然像着魔一般地跟着林志刚。林志刚走到哪里,她就跟到哪里。女球迷还守候在酒店的大门外,久久不肯离去。虽然林志刚也注意到了那位女球迷,但他并没在意。女球迷的事邓亚萍也知道,但她和林志刚一样并没放在心上,有时两个人在电话里说起来,邓亚萍还为女球迷的痴迷所感动。可是接下来的事情让邓亚萍和林志刚都有些哭笑不得。
  林志刚回国后,那位女球迷竟然从美国飞到广东,执意要求见一见林志刚。林志刚正在进行大赛前的紧张训练,本不想见她,可一想到人家大老远地从美国跑来,有些于心不忍。他本来打算跟邓亚萍一起见见女球迷,把事情说清楚,但此时的邓亚萍在国家队集训,不在广东,林志刚不愿意让邓亚萍浪费时间和精力,就自作主张,一个人见了那个女球迷。见面之后,本想事情也就结束了,让林志刚没想到的是,女球迷回美国后,又接二连三地给他写信,向他倾诉自己的思念和爱慕。林志刚出于礼貌,给女球迷回了一封信。想不到他与女球迷通信的事传到了邓亚萍的耳朵里。一气之下邓亚萍提出了分手。
  于是,这一对乒坛恋人便天各一方。邓亚萍继续她辉煌的乒乓球生涯,林志刚则代表广东队打球,他左手横握球拍,后来又改用正手正胶反手防弧胶,这样的打法更具杀伤力,作为广东队的男团主力,林志刚和他的对友获得了上海八运会团体金牌。第二年,已经28岁的林志刚远选择退役赴法国一家俱乐部打超级联赛。在法国,林志刚则与瑞典名将卡尔松合作,率队取得两届法国乒超冠军,在当年的欧洲冠军杯中,林志刚所属的俱乐部队仅输给拥有塞弗、萨姆索诺夫等世界名将的比利时联赛盟主队,获得亚军。
  不久,邓亚萍也退役了。退役后邓亚萍进入了清华大学进修学习。为争取每门功课都达到优秀,邓亚萍把当年在运动场上的拼劲拿了出来,加班加点、夜以继日地学习。功夫不负有心人。邓亚萍以优异的成绩取得了清华大学英语专业的学士学位。结束了清华大学的学习后,邓亚萍如愿以偿地前往英国诺丁汉大学学习。初到英国时,邓亚萍因为语言的障碍,有点孤独。在最孤独的时候,邓亚萍不止一次地想起林志刚。林志刚也知道邓亚萍在英国留学,也一直想去看望一海之隔的邓亚萍,但他忍住了自己的渴望。这对“同是天涯沦落人”,在异国他乡忍受着思念和寂寞的煎熬。
  2002年7月,邓亚萍顺利取得诺丁汉大学中国当代研究专业的硕士学位。9月,邓亚萍进入著名的剑桥大学进修学习。进入剑桥大学后,邓亚萍的学习状态基本趋于稳定。而此时的林志刚也通过自身的努力,成为法国“飞跃乒球俱乐部”的主力。在法国稳定下来后,林志刚终于与邓亚萍取得了联系,在电话里他试探着提出,能不能见一面。邓亚萍百感交集,她轻声说了一句:“你来吧。”
  听到这声音,顿时让他坠入深不可测的记忆之河,这声音,那么熟悉,仿佛昨天和前天还听到过。
  林志刚很快买好了机票,从法国飞到英国。在剑桥大学美丽的校园里,这对有情人在相隔这么多年后又见面了。
 一切恋人在久别重逢后,不自禁地会注意对方:哪一些地方改变了,哪一些仍一如往昔。林志刚也不例外,他悄悄地看着邓亚萍,,她的一举一动,都让他联想到过去,联想到心里所涌起的第一次激情。两个昔日的队友、朋友、同胞都突然觉得,他们似乎一直在恋爱,从来没有分手过。再度燃起的爱火让邓亚萍和林志刚都幸福不已。他们像初涉爱河的恋人,相聚的每一天都像过节一样,每一个时刻都值得珍藏。他们并肩坐在校园的草坪上看日落,他们泛舟康河共同念诵徐志摩的《再别康桥》。
  林志刚回法国后,邓亚萍只要有时间就要飞过去和心爱的人相会。再次品尝爱情的甜蜜之后,邓亚萍对爱情有了新的感悟。她不再认为学习和工作是她生活的全部,她认为爱情的甜蜜、家庭的美满更是一个女人成功的标志。邓亚萍还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她是那种特别贪心的女人,既要成功的事业,更要美满的爱情和婚姻。在异国他乡,他们的爱情日渐成熟,他们开始谈婚论嫁了。

三口之家,幸福无边

  林志刚曾经在私下里向朋友透露,他最敬佩亚萍的是,她身上有一股永不服输的劲头,无论是在打球时,还是在退役求学过程中,或是在工作中。比如,让一个英语水平几乎为零的邓亚萍重新拾起课本,从26个字母都认不全的基础上去攻读英语,邓亚萍要面对的困难可想而知。但越有困难越有挑战,邓亚萍就越勇于面对。打乒乓球时,邓亚萍被专业人士夸为“脑筋灵活剔透,球路变化诡异”。但学英语,只能是踏踏实实,一步一步地打基础。那时的邓亚萍视力竟然从1.5迅速降到0.6,头发也大把大把地掉。
  当英语关对于邓亚萍来说不再是问题时,邓亚萍发现自己还远远不够,又开始攻读硕士,硕士读完又到剑桥读博士。有人告诉她,读博士面试一关很困难,也不会因为你是邓亚萍而多有关照,不过推荐人很重要。邓亚萍为读博士找上了萨马兰奇,当老萨听懂了邓亚萍的来意,他表示了反对,读什么博士,赶紧回国,去中国工作!邓亚萍告诉老萨,请您放心,我一定回中国工作!这才有了老萨的推荐信,也才有了如今言谈缜密、擅于思辨的邓亚萍。 如果说世界杯、世乒赛和奥运会冠军是邓亚萍乒乓球生涯的三大满贯,那么清华获得学士学位、诺丁汉大学硕士毕业和取得剑桥博士,就是邓亚萍完成的另一项大满贯。
  在林志刚看来,这是邓亚萍最令人敬佩的地方。与此同时,作为爱人他非常支持、理解邓亚萍。或许他们之间的爱情不会像《泰坦尼克号》中的杰克和露丝那样轰轰烈烈,也不会像《梁祝》中梁山伯和祝英台那样凄美动人,但是他们20多年的情感却在平凡中折射伟大和永恒,他们通过生活中的点点滴滴表达着对对方的爱和关心。
  2003年2月,邓亚萍作为北京奥运会市场开发部的官员回国任职。在紧张工作的同时,她和林志刚的婚事也在私下里紧锣密鼓地准备着。两人为婚事做准备的第一件大事就是在北京置房。最终他们在北京龙潭湖小区购置了一套三室二厅共120多平米的房子,这套房子在一幢小高层的二楼,同小区里住着体育界的许多名人,有陆元盛、郗恩庭、李玲蔚等世界冠军,还有打破世界跳高纪录的郑凤荣、前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崔大林等都是她的邻居,这里也被称作是冠军楼——体育总局7号大院。
  由于邓亚萍公务繁忙,装修新房等一些家务活,都是由从法国回来休假的林志刚全权负责。林志刚一个人跑建材市场,请装饰公司,忙得不亦乐乎。洗衣机坏了,他干脆开着邓亚萍的车,带着脏衣服到就近的阿姨家,借用全自动洗衣机。其间,林志刚还把邓亚萍的生活照顾得无微不至,洗衣做饭做家务成了他的拿手好戏。
  为此,邓亚萍也非常过意不去,只要有时间,她也会下厨房给林志刚做一顿可口的饭菜。此时,身为家庭主妇的邓亚萍所有赛场上的锐气消退殆尽,她是一个温柔可爱、风情万种的美丽女子。
  邓亚萍曾经告诉本刊记者:她和林志刚都觉得,经过这么多年的坎坎坷坷,对人生、对事业、对爱情有了新的理解和认识,得知记者要写她的爱情故事,邓亚萍说:“真心希望媒体不要炒作,这些事不需要张扬”,她曾经对她的朋友说过:“重要的是互相理解,支持对方的事业,能够包容对方, 当然这里也有一个缘分。” 后来记者写了一篇《乒坛情侣邓亚萍林志刚》的报道,整版刊发在当时的《新民晚报》上。
  在邓亚萍31岁、林志刚33岁时,他们终于决定登记结婚。邓亚萍告诉记者:“在婚姻问题上,我是选择低调的。一开始,我们都希望把婚礼办一下,哪怕是很小的,毕竟大家都特别关注这件事情。但是正因为如此,我们才更加慎重。”的确,像他们这种情况,邓亚萍老家是河南的,林志刚老家是广东的,在北京结婚。要办的话,按照社会上的惯例,那三个地方都要办的,“可是我们真的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而且我们的亲戚朋友太多,无法都照顾到。再加上在社会影响方面,也许我们有过一段波折,有些人会有别的看法。要是这样的话,我觉得还不如不办了呢!”在他们夫妻俩看来,婚礼只不过是一个形式,最重要的是两个人恩爱,互相理解,互相支持,那比什么都重要。
  谈及婚后的感受,邓亚萍认为:一个家庭的两个人是需要理解的。外面工作压力很大,工作一天回家真的要有放松的感觉。很多话你都会和他讲,至少有一个人愿意去听你发泄,否则你就会憋出病来的。所以说两个人最重要的是相互了解、相互支持,出一些主意,毕竟两个人绑在一起了,很多事情都要协调两个人的关系,包括事业、前途、家庭。“所以我觉得两个人处理家庭问题、维持一个家庭,使家庭美满,也是一门学问,需要相互理解。”
  看得出来,在结婚之时,思想成熟、知识广博的邓亚萍对家庭和婚姻的理解也已经非常深刻了。
  不过,对于孩子的到来,起初邓亚萍一度并没有做好思想准备。2005年5月,邓亚萍发现自己怀孕了。工作那么忙,学业任务那么重,现在怎么能怀孕生孩子呢?她把这个想法跟爱人沟通后,林志刚利用打球的间隙从法国赶回了北京。不管他怎么劝说,邓亚萍就是不愿意生孩子。林志刚特别失望,他在电话里对父母说:“你们别做准备了,我们暂时不打算要孩子……”他向父母解释的时候,眼角溢出了泪花。看到那一刻,邓亚萍突然改变了主意:一定把孩子生下来。不为别的,就是要给婚姻、给丈夫一个交待。
  2005年10月,已经有5个月身孕的邓亚萍开始休产假。林志刚准备把她接到法国去,邓亚萍却有自己的打算。她想利用休产假这段时间再去英国剑桥“补习”功课。林志刚知道妻子的性格,没有勉强她。他从巴黎飞回北京,带上母亲,把邓亚萍送到英国。安顿好妻子和母亲后,林志刚又回到法国。
  对邓亚萍来说,这是她在剑桥大学一段特殊的日子,她每天早晨早早起床,吃过婆婆做的早餐,就背着书包去上课。一个女人挺着大肚子,背着书包吃力地行走在林阴小道上,成了剑桥大学里一道独特而美丽的风景。邓亚萍的导师史密斯被她刻苦求学的精神感动了,向她竖起大拇指:“中国萍,了不起!”
  几乎每个周末,林志刚都风尘仆仆地从巴黎飞到伦敦,每次都不会忘记带上邓亚萍爱吃的法国葡萄和草莓。和天底下所有的孕妇一样,邓亚萍在怀孕期间,一会儿想吃这个,一会儿想吃那个。有一次,她想吃酸菜鱼,而且还要吃正宗的东北酸菜。林志刚就想方设法买了几包酸菜,让母亲做了一盆香喷喷的酸菜鱼。
  多年的异域生活,让林志刚有了几分法国男人的浪漫。在伦敦的日子,他让花店每天给家里送不同的鲜花,让邓亚萍每天都有幸福像花一样的心情。
  当然,在怀孕期间,邓亚萍经常会烦躁不安。林母宽容大度,不管邓亚萍说什么,她都不往心里去。有时,邓亚萍会莫名其妙地对林志刚发火。林志刚不仅不生气,还笑嘻嘻地安慰她,说邓亚萍是家里的“国宝”,要重点保护。一句话就把邓亚萍逗笑了。和所有孕妇一样,邓亚萍常要求丈夫陪着她去商店给宝宝挑衣服,她像袋鼠妈妈一样蹒跚地走在街上,把一大堆花花绿绿的童装抱回家……
  2006年2月28日,林志刚把临产的邓亚萍送进了巴黎玛丽医院。他向俱乐部请了半个月长假,形影不离地守候在邓亚萍身边。3月6日,中国农历的二月初七,在节气惊蛰这一天,邓亚萍经过剖腹手术产下一个男婴,如愿以偿地做了幸福妈妈。
  体内的麻醉药渐渐消退,邓亚萍清醒过来,她不顾伤口的疼痛,要求看看自己的小宝宝。护士从暖箱里把孩子抱到她的面前。出现在邓亚萍视线里的孩子皮肤滑润、饱满喜人,两只脚不停地乱动。邓亚萍流出了幸福的泪花,她知道,她和丈夫的生命从此翻开了新的一页。
  邓亚萍和丈夫给儿子取名林瀚铭。瀚的谐音是“汉”,要让孩子永远铭记自己是一个中国人。第二天,邓亚萍让林志刚给国内的亲朋好友一一发短信、打电话,向他们报喜。所有的亲朋好友都祝福邓亚萍夫妇喜得贵子,祝福他们的小宝宝幸福快乐、健康成长!
  儿子的到来,让邓亚萍从来没有感到生活像现在这样美好。目前,林瀚铭已经是5岁的小“男子汉”了,长得虎头虎脑非常可爱。至于将来,小瀚铭会否继承父母的伟业,邓亚萍称:“一切都要看孩子自己的爱好,不会刻意让孩子打乒乓球的。”
  从当年的单身贵族,到后来的二人世界,再到现在无比幸福的三口之家,此时此刻,邓亚萍才真切地感受到幸福是那么真实、触手可及,完美女人所拥有的她全有了,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往昔的情感世界,如此的甜蜜、忠贞而永恒;未来的日子,将幸福好好珍藏;在明天路上,要与儿子一同快乐地成长,与丈夫一起慢慢变老……

一键转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