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新民周刊>>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新民周刊:中国制造遭遇困境

2008年9月16日 13:49

来源:新民周刊 作者:汪伟 选稿:吴晨

  刚刚结束的奥运会不仅是体育界的盛事,也是对中国改革开放成绩的最好肯定。16天狂欢之后,生活回到常态,我们面对的是严峻的经济形势。

  三个问题导致了严重的局面。

  首先是房地产业的危机。政府卖地和银行宽松的信贷政策被认为是房价高涨的主要原因,而国际热钱和国内炒家借此机会把泡沫推到了顶点,现在,随着境外资金撤出,房价已高处不胜寒,行业面临衰退。

  世界经济因为美国的次贷危机而陷入低潮。世界上最大的三个经济体:美国、欧洲和日本的需求不振,中国出口制造业的外贸订单随之减少。尽管中国的出口在2008年仍在增长,但增幅已经大幅度下降。这预示着中国2009年可能面临更加困难的局面。

  导致出口制造业困境的还有成本上升。这包括几个方面的内容:原材料、能源和土地涨价、劳动力成本和环保成本增加,以及针对出口的税收优惠越来越少。低成本是“中国制造”在国际竞争中胜出的主要武器。20年来,正是价格低廉的劳动力、土地和能源,引导制造业从台湾、香港地区以及马来西亚等地转移到中国。现在中国正在丧失这一竞争优势。

  我们的采访发现,制造业资本正在始寻找更加廉价的制造基地,而中国地方政府的官员一边忙着挽留辖区内的企业,一边筹划着转型。地方政府的努力是否有效,还有待观察。

  和亚洲金融危机之后的10年才发展起来的房地产业相比,“中国制造”不仅是中国经济增长的引擎,还吸收了一亿左右的就业人口,其中大部分是来自农村的农民工。“中国制造”的前景关乎社会稳定和改革的未来。只有将“中国制造”留在中国,才能为进一步的改革和经济升级赢得时间。

  好时光过去了吗

  有人认为,好时光已经永远过去了;有人认为,好时光总是一波一波的,去了还会再来。

  在一片拥挤、楼层低矮的厂房前,郭先生忧心忡忡地谈到他利润越来越薄的生产线。天刚下过雨,但是只有负责精密组装的车间里开着空调,郭先生的办公楼非常闷热,而且连灯都关掉了。

  缺电的情形在2008年的夏天再次变得严重起来。镇上来打了招呼,让工厂尽可能地节约能源。谈话进行了15分钟后,每个人都大汗淋漓,这无疑让访客对这家工厂所面临的困难有了更加深刻和直观的感受。

  最后,郭先生抱歉地建议就在办公楼下的大门口谈话,因为那里可能会凉快些。他谈到的话题:原材料涨价、人民币升值、劳动合同法和全球范围内直线下降的笔记本电脑价格,都是人们耳熟能详的。从长三角到珠三角,记者走访10年来蜚声世界的“中国制造”的基地,企业主、技术专家、政府官员和经济学者,都在谈论同样的话题,像刚刚经历过流行性感冒肆虐的地区一样,每个人都表现出类似的愁绪和对未来的茫然。

  只有那些各不相同的怅然表情,才能给这些话题增加一些个人色彩。顺着郭先生的指点,放眼望去,一片本应是秀美的江南风光的土地上,能够看到的都是密密麻麻、和他背后类似的厂房;但郭先生本人看到的,是每个厂房里都有若干和他一样承受着重重压力的人。

  这些厂房坐落在昆山淀山湖镇,距离上海青浦只有十几分钟的车程。这里的景象正是上海郊县和昆山各乡镇的缩影,也是“中国制造”的缩影。

  最好的时候过去了

  如果一家制造企业只有500名员工,厂房占地仅仅30亩,很难让人相信,它能够代表“中国制造”的规模。然而,全世界每四台笔记本电脑中,就有一台装有郭先生的产品——一种为笔记本电脑的CPU散热的装置。

  叉车将原材料卸下卡车,进入车间,在那里,工人将铜管切割成长短粗细不一的材料开始,经过一系列加工,最终成型的铜管堆放在一起,郭先生示意可以感受一下这种产品的导热功能。只需捏起一根铜管,把它的一头浸在热水中,另一头在瞬息之间就感到了热水的温度。

  制作散热模组的工艺的原理看上去如此简单,铜管是热的优良导体,能够极快地传导热量,可以让笔记本的核心元件CPU高速运行而不用担心因为过热而损坏。50年前,这种工艺的原始形态只是应用于美国的航天科技上。卫星在太空中运行,面向太阳的一面温度可达摄氏300到500度,而背阴的一面温度会下降到摄氏零下100到200度;没有任何一种材料能够承受这样的温差。最终,NASA的专家决定用铜质材料将卫星包起来,使卫星的表面温度保持一致。最早的笔记本电脑在日本发明出来之后,这一技术方案被用来解决电脑元件的散热问题。

  1998年,郭先生从美国返回台湾时,高速成长中的笔记本电脑行业欣欣向荣,台湾已经成了全球最大的笔记本电脑制造基地。他进入一家从事传统五金制造的公司,开发出自己的笔记本电脑散热方案,而当时充斥市场的都是美国和日本的散热方案。

  这一年,一根20厘米长、直径3到4毫米的散热管价值10美元。在每台笔记本电脑售价5000到8000美元的时代,没有任何人觉得散热管的价格太高。

  在一个一切都在成长的市场里,郭先生的成功故事也是最常见的。他和一位营销人员拿着自己发明的导热管,等在电脑制造厂门口,向下班出门的工厂负责人推销,向他们解释,为什么自己的产品可以战胜美国和日本的产品。当台湾的生产商最终接纳了郭先生的产品后,散热元件的价格几乎是在一夜之间跌到了2美元。

  从历史的角度看,这是科技改变我们生活的最活生生的例子。这种改变当然没有因为郭先生发明了自己的散热方案而停止。从那时候开始,10年之后,世界再次发生了变化。

  在昆山的厂房里,产品的加工和检测都是在高温中进行,年轻的工人在呼呼作响的大电扇旁,用娴熟而机械的动作,不停地产出各种规格的铜管。在不远处装有空调的车间,进门必须换鞋或者穿上鞋套,显示出精细加工对环境的需求——在这里,铜管被加工成形状各异的散热模组。经过最后的质量检验,它们被装进印有DELL或者HP字样的纸箱。叉车再次出动,将它们装入集装箱。集卡将从淀山湖镇出发,开上高速公路,根据距离的远近,若干天后,昆山、厦门、印度、东欧和南美的客户,将依次接到从这里发出的散热模组。它们随后被装进笔记本电脑中。货船再次起航,轻巧便携的笔记本电脑被运往包括中国在内的电器卖场,进入我们的生活。

  据说,美国《纽约时报》的记者托马斯·弗里德曼,是在一台HP电脑上,写出《世界是平的》这本著名的讨论全球化的畅销书的。弗里德曼先生的HP电脑里,是否也有一块产自中国淀山湖镇的散热模组呢?

  笔记本电脑改变世界的方式不在于催生少数了不起的思想成果,而是以庞大的数量改变普通人的生活方式。这些年来,《数字化生存》的作者尼葛洛庞帝致力于一项让每个孩子拥有一部笔记本电脑的计划OLPC(OneLaptopPer Child)。他联合英特尔、谷歌和AMD这些IT巨头,极力降低笔记本电脑和软件的价格,再通过慈善机构的采购,将这些笔记本电脑送到贫穷的和缺乏教育机会的孩子手上。尼洛葛庞帝将笔记本电脑看作随身可以携带的人类智慧,认为它们将改变穷孩子的人生,进而改变这个世界。在这项雄心勃勃的计划里,数量和低成本无疑是改变世界的关键所在——这正是郭先生和“中国制造”最擅长的领域。

  但到了2008年,擅长降低成本的郭先生觉得,最好的时光已经过去了。